专题
#DesignerDaily | Kinyan Lam
主页专题 ▸ #DesignerDaily | Kinyan Lam
2024.03.20

时装设计师:Kinyan Lam

Q1: 时装设计以外,你有其他喜欢的活动吗? Me-time 的时候会做什么?

Kinyan Lam:我的家四周都被植物包围着,很显然地我是个非常喜欢植物的人,因此闲时都会把时间花到家务和园艺上,尤其忙碌时家中会特别凌乱,积累至某一个程度 时,我就会打扫起来,也是我舒压的其中一个方式。


Q2: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热爱时装?

Kinyan Lam:小时候已经特别喜爱绘画,对美丽的东西更感兴趣,直至中学的某一些宣传及升学讲座让我知悉原来有时装这门课程,了解过后,发现时装中的布料染色、设计、纸样绘画 等都是我喜欢的元素;以往认为简单的T 恤牛仔裤,原来涉及到不少范畴才能造就一件衣服,因此开始想更深入了解时装。


Q3: 为何会选择搬入村屋呢? 最喜欢家中的哪一个角落?

Kinyan Lam:最初的工作室设立于市区中,但发现自己偏好于一些宁静的环境,不论是工作或是居住地方也罢, 亦会影响我的作品质素,因此,往后选择创作的地方时都 希望以自身的舒适度为首要;而且希望室内的装修、美学都跟我的作品互相连系。 就像我现在的家,看楼盘时我最喜爱这栋楼的天台,因为从天台看出去就是一座山,森林般的环境让我对这里一见钟情;屋内最喜欢的则是试染色的实验室 。


Q4: 搬入郊区后,回到市区有感到不习惯吗?

Kinyan Lam:以前我并不察觉的,但当我在村内逗留了一段时间后,回到较烦嚣的市区时,真的有点不太舒服的感觉。 就像新年行年宵时,很多人在办年货的环境下,我真的很想回家,想回家躺在梳化上。 我的 MBTI 都是 I 人。


Q5: 设计过程有遇过樽颈位吗?

Kinyan Lam:以前较多,学习时装设计的时候,尤其当我自身的美学、作品还未成形至足以赋予信心时,很多时都会对自己的设计感到厌倦,甚至审美疲劳。 但当我做久了,慢慢建立自己的独特美学时,我开始不再否定自己的作品;或许这是必经过程,专注做一件事情,不久后就会对该事建立起信心来。 环境亦是影响心态的其中因素,做一些富美态的事时,就先要从环境着手,舒适的工作地方、心情舒畅,才能创作对该设计有信心的作品。


Q6: 不论在家中或是 studio 都布满了植物,你认为植物有何吸引你来染色及创作?

Kinyan Lam:其实我都不太清楚,可能与我本身的特质有关,因为我相信每人都会找到一项物件让自己心情舒畅,而我的恰巧就是植物而已。


Q7: 可以与我们分享你培养审美观的方法吗?

Kinyan Lam:我认为审美观是与生俱来的,其次就是要接触、阅读大量有关艺术作品,从而吸收并演绎自己独有的美学,才能充分解释到创作背后的故事。


Q8: 染布和设计,一般人都会分开两个部门来做,一人分饰二角,有感到吃力、想放弃其中一方并专 注另一方的时候吗?

Kinyan Lam:会有感到吃力的时候,始终设计是很费心力的,染布亦很费时,但我的设计始于布,着手设计时我不会做很多资料搜集、参考不同作品,反而是边 摸着布,边想这块布可以设计怎样的衣服,因此布料是我所有设计的始源——要不到贵州找寻一些我喜欢的布,或是自己研发出我钟爱的布料颜色,从而下手 绘画设计草图。

Q9: 当初为何会选择植物染? 在使用天然染料染布时,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Kinyan Lam:在DI 读书的时候,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其中一次的textile workshop 中,制作12 块布料的过程中,发掘了对染布的兴趣;还有一课natural dye workshop,接触植物染后就 发现当中的趣味:原来植物都可以染色,其多样性和丰富度都令我十分惊喜。 了解过后,才发现植物染这门工艺一直长存于不同国家,只是因为现今的科学染取替了它而已。 这些年时装工业一直发展得很快,但植物染当中蕴含了不少文化价值,尤其我到访贵州时,当地的人文故事很值得我们留意,因此我希望可以染布这件事变得慢一点。


Q10: 化学染和植物染有何不同呢? 你认为植物染在可持续发展的这个课题中,需要更大力推动发展吗?

Kinyan Lam:化学染虽然快一点,植物染的工艺比较繁复,但因为植物染需要天然纤维的布料才能造到所需的效果,所以植物染对环境比较好一点,因此我认为植物染是值得更 广为人知的一门工艺。 但我认为可持续发展是时装设计师的基本责任,所以我的植物染作品并不会以此作招徕,反之植物染背后的文化价值、文化传承是更值得探讨的着眼点,例如indigo (蓝染 )的工艺、贵州以不同的物料、织法去制作手工布等等,都是我们值得深究的课题。


Q11: 到访贵州找寻一些充满工艺技术的布料,带回香港设计,你认为两地之间最大的分别是什么? 在香港从事时装有什么困难呢?

Kinyan Lam:当初会到访贵州,是因为在广州市场里做一些布料的资料搜集时,看到一块黑色光面像皮革的布料,但老板却说那是天然物料的手工艺布,引发我到贵州探访 当地的手工文化,当中听到不少文化传承的故事,充满意义。 而香港则是一个节奏很快的地方,可以很方便、便宜地购买衣服,创立品牌、设计作品,这些事我不知可以走到多远及多久,也不知道在未来能否生存,但始终这 是我热爱的事,唯有继续支持下去。


Q12: 你认为香港在时装工艺上有什么可以更进一步?

Kinyan Lam:其实香港从来不乏上承工艺,不论是染色或是裁缝,但我们都欠缺了机遇,也不知为何慢慢变成了夕阳行业;也可能是大环境的影响,大家都着重金融发展,忽视 了这方面。 相反一些发展相对没什发达、物资较短缺的时候,人民会较珍惜每一件物件,例如远古以前人们会以布料作礼,但现今不多年轻人愿意入行学习,我却认为当中还有文化 底蕴需传承。 我到M+听时装设计师马可的讲座时,他说:「当一群人走得急促的时候,总有日会遗下一些很重要的东西,而我不介意成为最后一个, 拾起 他们掉下的物品。待他们将来意识到的时候,我已经紧握于手中。」我觉得他说得很好。


Q13: 你有想过以老师这个身份,让学生接触更多有关植物染染这种传统工艺的做法吗? 或是宣扬将天然染与现代需求接轨的可能性?

Kinyan Lam:这正是我现在做的事情,在不同的平台、渠道向大家宣扬天然染其实有它珍贵的价值、工艺和故事值得我们探索;而我很相信教育是很重要的,因此我每 一季的作品系列都会特别提及用作染色的植物、衣服背后的故事及染色工艺,我相信总有人购买一件衣服时,会想了解属于它的故事。


Q14: 除了利于可持续发展,对消费者而言,你认为植物染有何吸引?

Kinyan Lam:其实以前一直都沿用植物染的方式去染布,衣服的颜色会随时间变化,就像牛仔裤一样,从深蓝的navy 颜色变成浅一点的洗水蓝,反而消费者就会喜爱这种 变化;很多人却跟我说, 我设计的衣服颜色并不能保存至永久,但其实我认为nothing last forever,为何我们就不能接受、 拥抱这种变化?









文字 : KW

影片及相片 : Samwill Yau

Page rendered in 1.1275 seconds. CodeIgniter Version 3.0.4